媒體矩陣
影像 眼界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大學習

您的位置:影像 眼界>
2019-10-29 08:19:24來源:泉州網
截至今年底,我市將累計建設69個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照料中心養老服務設施(以下簡稱“照料中心”),實現所有街道和重點鄉鎮的全覆蓋。這些照料中心嵌入社區內,小規模、多功能,為老年人就近提供生活照料、陪伴護理、社會交流、短托、長期照料等個性化養老服務。

今年底,我市將實現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照料中心養老服務設施,在所有街道和重點鄉鎮的全覆蓋——   

在家門口安享晚年  

舒適的環境讓老人有家的歸屬感 

一些老人需要全方位照顧 

  

專業的護理人員不足

  

照料中心配備康復器材,供老人活動健身。(陳嘉斌 攝) 

  

照料中心配有醫療服務 (陳嘉斌 攝)   

隨著人口老齡化的發展,老年人對日間照料、膳食供養、理療保健、娛樂休閑等社區養老服務需求日益迫切。

民有所呼,我有所應。記者近日從市民政局養老服務科獲悉,截至今年底,我市將累計建設69個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照料中心養老服務設施(以下簡稱“照料中心”),實現所有街道和重點鄉鎮的全覆蓋。這些照料中心嵌入社區內,小規模、多功能,為老年人就近提供生活照料、陪伴護理、社會交流、短托、長期照料等個性化養老服務。

我市嵌入式小型養老機構運行情況如何,記者就此進行了調查。□記者 王麗虹 陳靈 文/圖(除署名外)

走訪

“五星級”照料中心 入住近40名老人

10月22日上午11點多,在鯉城開元街道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照料中心(梅山社區)2樓,80多歲的莊老伯一邊看電視,一邊“吃飯”——處于失能狀態的他,只能由護理人員將攪成泥的食物推入鼻飼管來進食。記者走進他的房間時,空氣清新無異味,他正饒有興致地觀看電視上的乒乓球比賽。看到記者,他舉起右手,微笑著揮了揮。

“中心2017年底開始運營,莊老伯算是第一位‘居民’,已經住了一年多了。”中心負責人施先生介紹,莊老伯住進來前,在醫院昏迷3個多月,經過多次搶救。入住時,老伯只有眼睛能轉動。在護理人員的精心照料下,老伯逐漸能抬頭、揮手,意識也越來越清楚。雖然他無法發聲說話,但通過眼神、肢體等,也能和護理人員交流,雙方培養了默契。每天護理人員會用輪椅推他出去活動2個小時,“活動時間不固定的,比如他看完喜歡的電視節目,會按鈴通知說可以活動了。”他的食物也和其他老人一樣,由肉、魚、蔬菜、米飯組成,一天6餐,保證營養。

與莊老伯一同常住該中心的還有其他近40名老人,其中有半數是像他這樣的失能老人。據了解,該中心由一家專業養老機構負責運營,按照《福建省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照料中心星級評定暫行辦法》“五星級標準”配置,由舊廠房改造而來,共有床位110個、專業護理人員及護士共16人,實行24小時輪班制。施先生說,中心側重對失能、半失能老人的護理服務,為他們提供助浴、康復護理、生命體能檢測等服務;對生活自理型的老人則主要提供康老文化活動、日間照料和生活護理、用餐等。而且,該中心的服務還輻射到其他社區,如為東湖街道銘湖社區的幾位老人提供送餐服務。

“每位入住老人情況不同,收費標準也不同,完全癱瘓的老人,需要護工24小時照料,收費為五六千元;能自理,只有日間到中心活動的老人只收餐費,按實際用餐頓數計算,一頓十幾元,如果按天算只需20多元。”施先生介紹。

曾建成日間照料中心

因虧損無資質被叫停

位于中心市區的某社區于2016年將社區一舊廠房進行裝修改造,升級為日間照料中心,配備了廚房、投影儀、麻將桌、按摩椅等設備,老人在該中心可以唱歌跳舞、免費按摩,享受一日三餐,行動不便的老人還可以享受送餐上門服務。遺憾的是,運營一段時間后,該照料中心因虧損和無資質運營被迫暫停營業。

“2017年11月至今,提供老人日托服務的照料中心‘空窗’了兩年。”該社區居委會負責人陳珊(化名)告訴記者,當時,相關部門到照料中心檢查,因消防等相關配套未達到養老機構標準,且由于沒有養老機構運營資質,照料中心就暫停經營。“這為社區繼續做好養老服務積累了經驗。目前我們已經對接了一家專業的養老機構,將于今年12月中旬重新運營,屆時將為社區老年人提供就近的照料服務。”陳珊說道。

難題

缺乏場地難以改建

走近位于泉州市區云谷小區的源淮社區居委會辦公樓,便能聽到腰鼓的咚咚聲。10月22日上午10點多,十幾名老人在辦公樓一樓空地上,正在進行腰鼓排練。開展文娛活動是該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的眾多活動之一。

據介紹,2012年3月,源淮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成立,上千名老年人受益。幾年來,社區多方籌資,為社區老年人提供閱讀區、紅色觀影區、離退休黨群棋牌室、日間照料室、廚房餐廳、圖書閱覽室、綠色網吧、心理咨詢室、老年學校、南音社等實用型服務項目。其中,日間照料室配備5張床位、1張多功能床,提供電視、沙發等設備,為老年人提供休息、康復娛樂等日間照料服務。同時,由政府購買服務的禾康智慧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也在該社區設立服務示范點。

“建設一個配套齊全的照料中心,需要經費、場地、人員等各方面投入。”源淮社區居委會工作人員介紹,目前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只有日間照料室,難以找到場地按標準建設照料中心。

“早在2012年年底,我市便已實現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全覆蓋,但當時并未按照照料中心的標準建設,場地可大可小,設施設備也未根據照料需求配備。”市民政局養老服務科相關負責人表示,因此,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不具備照料中心的功能。

記者走訪了解到,這正是一些社區目前面臨的最大難題。根據相關標準,照料中心場地面積不低于200平方米,床位數不低于5張。

對此,市民政局養老服務科相關負責人表示,原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在場地等各方面條件具備的情況下,可引入專業機構按標準進行改建。服務站場地有限的情況下,只能另尋其他場所。

專業機構和人才不足

照料中心可為社區半失能老人提供康復護理、營養餐食、助浴等服務,而這些服務需要專業養老機構才能提供。“社區工作人員對養老照料業務不熟悉,加上社區人手有限,自己經營照料中心不現實。”陳珊說,社區引入專業機構困難,是推進照料中心進度緩慢的重要原因。

“相比其他行業,目前社會上從事養老照料服務的專業機構還不多。”已在養老機構工作7年的吳先生說,有的大機構進行多元化經營,可以通過其他渠道盈利,而一些小機構,因運營成本高、回本周期長等原因,無法生存下去,只能退出該行業。

另外,專業人才緊缺也是原因之一。吳先生說,從社會上招聘的護理人員專業水平參差不齊,有的是進城務工人員,有的年紀和機構里的老人差不多。由于護理人員工作辛苦,流失率和流動性也大。

機構運營成本高難持續

“此前,社區多次嘗試引進專業的養老機構,重新啟動照料中心,已開始走項目招投標程序,可惜多次流拍。”陳珊說,造成流拍的重要原因是這些專業養老機構評估后,認為進駐社區運營照料中心無法盈利。為了吸引專業養老機構入駐,最終社區加大鼓勵政策,為此次計劃入駐的機構提供總面積600平方米的場地,且免收五年租金。

對于已經入駐社區的機構而言,實現盈利也并非易事。施先生表示,雖然目前有數十名老人入住,但其中部分只享受日間照料服務,機構只收取餐費,而機構的運營成本很高,每個月需要支出員工的工資、租金、水電等眾多費用,暫時還難以實現盈利。

受傳統觀念影響入住率低

施先生表示,在接觸失能老人及家屬時,他發現有的失能老人其實愿意入住照料中心,但他們的家屬有顧慮。受中國傳統的家庭觀念影響,有些子女覺得將父母送到養老機構是不孝順的行為,因此拒絕將父母送到照料中心。

“有些失能老人覺得入住照料中心,每月需要花費四五千元太多,寧愿讓子女照料。”養老服務科相關負責人分析認為,部分老人養老消費意識不足,也是一些照料中心入住老人不多,難以為繼的原因之一。

舉措

建照料中心 補貼60萬元

記者從市民政局養老服務科獲悉,截至今年底,我市將實現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照料中心養老服務設施在所有街道和重點鄉鎮的全覆蓋。今年省里給我市下達的增設照料中心數量為17個,我市自建12個,今年共增設29個。為了鼓勵社區積極推進照料中心項目,我市出臺了多項獎補政策。

據悉,對自建或租賃場地改造為照料中心的街道、鄉鎮,可申請省級或市縣配套的建設補貼60萬元。為了鼓勵民辦養老機構入駐社區,對為機構提供三年場地免租的社區,給予每年2萬元獎勵,而每家機構每年也同樣能獲2萬元運營補助。

對提供失能老年人照料服務的民辦營利性與非營利性居家養老服務照料中心,以實際入住的失能老年人數統計,按年平均給予每床每年1200元的護理補貼。

此外,去年我省首次組織開展養老服務設施星級評定,市民政局負責評定四星級的養老服務設施,省民政廳負責評定五星級的養老服務設施。我市獲評四星級和五星級的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照料中心(含社區日間照料中心)均可獲得一次性獎補,五星級每家給予一次性獎補10萬元,四星級每家給予一次性獎補5萬元。

搭建平臺培育養老服務組織

為吸引更多優秀養老服務組織及熱心養老服務的團體組織進入泉州養老服務行業,2018年8月,泉州市養老服務組織孵化基地建成并投入使用,這是福建省第一個養老服務組織孵化基地。

據悉,基地是由市政府批準、市民政局主辦、市級財政支持、委托專業第三方組織運營的養老服務組織孵化平臺,內設孵化區、成果展示、培訓室、綜合服務區等,旨在為養老服務組織提供一個全新的孵育平臺、交流平臺、信息平臺、服務平臺、資源平臺,成為政府鏈接養老服務組織的平臺和紐帶。目前,基地已入駐養老服務組織14家,促成入駐組織新增承運養老機構22家,培訓入駐組織管理層人才600人次。

建議

給予政策傾斜支持

“照料中心屬于公益養老項目,在運營過程中,一些照料中心都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困難,希望政府部門能給予政策傾斜,特事特辦。”陳珊舉例道,此前她所在的社區因場地問題,希望在照料中心樓上加蓋一層,達到增加活動面積、儲物的目的,但這屬于違建,這一訴求最后無疾而終。

加強相關專業培訓

一個行業要健康持續發展,優質人才必不可少。泉州師范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張超表示,我國現在鮮有高職院校設置養老服務和管理方面的專業。他建議有更多高職院校能關注養老服務行業,為專業機構輸送人才,促進行業發展。

張超同時建議,因護理具有較強的專業性且從事人員流動性較強,政府、機構應多舉辦各種培訓活動,提升行業人員的相關專業能力。

鼓勵辦小型養老機構

針對養老機構不多的問題,施先生建議,應支持個人辦小型養老機構,進一步簡化手續、規范程序,“只有更多的人進入養老行業,才能推動各養老機構差異化競爭,而良性競爭有利于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

引入社會資本推動

“養老行業存在投資大、回本慢等現實問題。”張超建議,可引入社會資本,由其他行業跨行介入,推動養老行業發展。在外地,地產、保險行業的一些大型企業,在“養老地產”“高端養老院”等高端市場項目優良發展態勢下,開始逐步投入中低端養老,進軍“嵌入式”養老模式。

他山之石

●上海: “嵌入式”成為養老首選

今年下半年,上海出臺“社區嵌入式養老工作指引”,為社區嵌入式養老構建一個相對標準化的制度框架,指引編織“1+2+3”的養老服務網。所謂的“1”,是街鎮范圍的“一個服務圈”,也就是“15分鐘養老服務圈”;“2”是實現“綜合為老服務中心+家門口服務站點”這兩級服務供給,“3”是實現三大服務場景,也就是讓老年人在綜合為老服務中心、家門口服務站點或直接在自己家里接受養老服務。今后社區嵌入式將成為上海養老模式的首選。

●日本:

多主體參與多元服務

有學者通過對日本近30年來推進的社區嵌入式養老服務的分析發現,日本政府本著在地安養的原則,持續推進社區嵌入式養老服務,逐步形成了“自助(自我管理和市場化服務)、互助(民間志愿組織、老年人社會參與)、共助(看護保險)、公助(財政支出為主的低收入群體生活保障、老年人權益保護等)”相結合的多主體參與、多元服務的社區嵌入式養老服務模式。服務的內容和形式不斷擴充,基本分為機構養老服務、居家養老服務、區域密集型服務、老年無障礙公寓等類型。

責任編輯:
泉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泉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泉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泉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被轉載網站、媒體、當事人若認為有侵權之處請來電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③ 由于網絡的特殊性無法及時確認稿件作者并與作者取得聯系。為了保護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及時準確地向權利人支付作品使用費,請本網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權人直接與本網站聯系,商洽稿費支付事宜。對于使用時未及核實的權利人,可以向本網站提交權利人身份證明材料。 如需合法使用本網站發布的擁有完全版權的稿件,也請直接與本網站接洽。聯系電話:22500260,22500194。 聯系郵箱:qzw@qzwb.com。

Porn